-Caliko-

玩物(36)

等等等等,我是来看马夜的,怎么我瓜皮还来客串了?!!!

卡仕达酱饼干:

周末的两天可以做很多事情,有人用来补眠,有人用来短途旅行,到了陈圣俊这儿就是用来跟哥们儿几个聚在一起打麻将。








当然打麻将是其次,主要还是聊天。陈圣俊昨晚听自己爹说等韩金结了婚就能把苏汉伟弄过来,心里挺高兴,又看不了自己父亲在意人家那个样儿,觉得自己老妈头上绿,喜怒交加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正巧摸了一手臭牌,他甩出一张三万,跟其他人吐槽:








“我爸是真行,这是真要给我找个便宜弟弟呢。”








“那不也挺好的,就当老来得子了呗。”柯昌宇摸了张白板,也给打出去了。








“屁的老来得子,他要是骑我头上去了怎么办?”陈圣俊点了根烟,看南东贤慢吞吞的摸牌。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南东贤话好像越来越少了,心里藏了事情似的。从小南东贤就这样儿,心里有什么想法不爱说,陈圣俊和其他几个干了坏事儿都瞒着他,怕他那个悲天悯人的脑子想太多不好受。








眼见南东贤打出张七筒来,陈圣俊眼疾手快的碰了,打了张牌出去,继续闷闷的抽烟。柯昌宇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他心软了:不就是舍不得动苏汉伟了吗?没见流连花丛的陈少和谁睡出过感情来,苏汉伟真是不得了,谁碰上都得栽呢。








而且这小家伙,好像还不老实,学校里还藏了一个。








柯昌宇无声的勾唇笑了。








要让他和苏汉伟的事儿摆到明面上来,首先就要把陈圣俊给拖下水呐。








——————————————————








周一上午的课上完,苏汉伟应娄运峰的要求在教学楼门口等了下他,两个人一块儿回宿舍。今天的学校道路变得狭窄许多,两旁林荫下多了许多临时搭起来的棚子——社团招新了。娄运峰爱热闹,仔仔细细一个一个看了过去。学校当然是动漫社最火爆,棚位前围了一圈人,在看招新的社团小姐姐跳宅舞。跟他们一起的何鑫在那儿看的走不动道,娄运峰瞥了两眼觉得没什么意思,开始张望两边的其他社团。








“小伟你看,这个!”娄运峰扯了扯苏汉伟的衣袖,给他指斜对面的棚位。








那个棚位前面没什么人,两人不用走近就知道那是跆拳道社。负责招新的人一水儿穿的白色道服,精神倒是很精神,可惜吸引不到什么人,人气全在动漫社和电竞社那儿。站着发传单的那个学姐眼看招不到人报名,大概是急了,跟坐在棚子里的人说了什么。然后坐在里面的人就站起来了,走到外面来,学姐放下了传单举起一块木板——这是要表演踢木板?








就这样也没准备也没吆喝,那人直接一脚飞踢将木板踢成了两半。帅是帅,可谁看见了呢?事先也不告诉一声说踢就踢,大家的目光可还在动漫社的白丝小姐姐身上呢。也就娄运峰在那儿拼命鼓掌,跟个傻子似的:








“小伟你看,好厉害!”








苏汉伟点点头。娄运峰的鼓掌声第一时间吸引了学姐的目光,学姐惊喜的过来拉人:








“来来来,学弟过来看看我们跆拳道社,学了能防身能锻炼!”








两人猝不及防都被拉进棚子里来了。娄运峰摇摇头,他有先心病呢,这个是不能学的。先前踢木板那人也走回棚子里坐下了。他身材高高大大的,戴一副黑框眼镜,长得俊秀,但和斯文不沾边。脸上没什么表情,眉峰有浅浅一道川字纹,一副苦行僧的样子。下颌骨是硬朗的线条,但嘴角的弧度是往上翘的,整张脸就要显得柔和许多。








学姐给他们极力安利了他们社团,还吹嘘了眼前这位他们的现任社长拿过多少奖项之类,苏汉伟心说又不是我拿奖……娄运峰解释了他身体原因不能加入,学姐就将期冀的眼神全都放在了苏汉伟身上。苏汉伟正想拒绝呢,这位社长突然抬起头来,将入社申请书连带着笔一起往他那边推了推:








“要加入吗。我很厉害。”








他说话的时候嘴唇开合,苏汉伟看清了他上唇的形状,心想原来他上嘴角真是那么翘的,而不是他在笑。








盛情难却。苏汉伟填完入社申请书递回去,没现金交社团费15块,社长主动展示了支付宝二维码让他扫。








苏汉伟扫了,然后将钱转过去。钱到账的信息栏弹出来,社长点点头,将他的入社申请书收进文件夹里。








苏汉伟看着支付宝上对方头像的美短猫。








哦,他叫李相赫。

你得有多难过啊
自己一个人去吃饭
所有的伤痛都要往自己肚子咽
我们都还在啊
我们可以再来的
你在哪儿我们在哪儿
只想抱抱你
不要难过了
我的王浩啊

我们王浩进世界赛好不好

我微博小号可真是欧气十足啊
只要想中就能中……

[尺J/ABO] Bonding (3)(完)

我要哭了,爱扣酱,爱太太

小M:

※西批:Ruler x Corejj


※恭喜GENG突破冒泡赛第一轮~


※ABO脑洞轻鞭呜呜呜


※前情提要:(1) (2)


 


 


 


1.


「容仁哥,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啊──臭小子,这个问题、要我怎麽回答?


 


 


2.


曺容仁觉得自己会接受朴载赫为自己的Alpha,除了意外确已发生,多少还是有一点自己的私心。


 


 


3.


朴载赫刚来到战队时还不满十八岁,但个头已经很高,起初曺容仁对他的印象,大多只有在韩服天梯遇到的记忆。


 


像个疯子一样。


 


在他的印象中,朴载赫的玩法就是格外张狂,没什麽规律跟章法,这在韩国职业圈相对少见,LCK向来崇尚教科书般乾淨俐落的风格,战术执行总要像机械般精准,但朴载赫好像也没有打算成为这样的选手,他打线靠的是彷彿动物般的直觉。像这样年少不畏世事的选手,曺容仁也见过很多,通常这般进攻性强烈的AD,个性也不太好相与。


 


容仁啊,你比较有经验,自主练习的时候,就带着载赫练吧。在教练给他下达这样的指令的那晚,朴载赫那小子熘着电竞椅就蹭到他身边。


 


曺容仁看到对方镜片后那双小眼频繁眨着,好像有些紧张,与他的个头有着相当反差。


 


「哥,双排吗?」


 


「……嗯,双排吧。」


 


 


4.


曺容仁知道,朴载赫最喜欢的泡麵是辛辣麵,麵不能煮太烂,水开了之后马上就要打颗蛋进去,大概三十秒后再放两片起司,之后便可关火。


 


不能额外加青葱,那小子讨厌辛香料,葱薑蒜什麽的,看到会皱起眉头闹脾气。


 


 


5.


在曺容仁的职业生涯裡,朴载赫是最常和他一起游戏的人,他正式转为辅助前,就已常常带着当时还是练习生的朴载赫双排,两人成为搭档后,一起出现在召唤峡谷下路的时间,更是不在话下。


 


通常自主练习到凌晨两、三点时,朴载赫会在某个排队的空档,伸手拉拉他的袖口,嘟囔道:「哥──我饿了。」


 


「泡麵?」


 


「OK-」


 


「一直吃泡麵感觉对发育不好啊。」


 


通常他会随口念两句,有时曺容仁也会要求用猜拳决定谁去烧水,但最后都仍是他起身去把麵煮了。


 


「那哥带我出去吃?」


 


「太麻烦了、」曺容仁起身后,拍了拍朴载赫,意示他过来帮忙打下手,「况且你那麽能吃,会吃垮我的。」


 


 


 


6.


两个人在路边站着呆呆对望也不是办法,曺容仁知道自己的公寓离战对基地车程大概是四十分钟,而战队上班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他思索片刻后决定让朴载赫上楼,还交代他好好睡一觉,中午醒来再搭车回去,毕竟春季赛在即,当家AD出事了要曺容仁怎麽面对自己的老东家。


 


回到公寓后,曺容仁原本还在想自己的沙发不知道容不容得下朴载赫这大块头,没想到那傢伙帽踢一脱,立刻从后面抱住他,没几秒的时间就把曺容仁拖上床躺好。


 


曺容仁看了看圈在自己肚子上的手,和横在他腿上的脚,尝试动了动发现自己正像被无尾熊下了固定技的树干一样,咂完舌正准备开口时,身后就传来朴载赫的声音。


 


「我什麽也不会做的。」


 


「………」


 


朴载赫把鼻尖贴在他的后颈,说话时,曺容仁都能感觉到热气吐在颈部的肌肤上。


 


算了。反正更亲暱的事他俩也不知道做过多少回,说还会害臊就是矫情了,曺容仁放鬆身体任由朴载赫抱着,没过几分钟他便听到背后传来规律的鼾声。


 


曺容仁不自觉想起刚刚看见朴载赫眼下有淡淡的乌青,快开赛了,肯定是训练的很勤吧。他闭上眼,想着这些琐碎的事,不知不觉也陷入睡眠。


 


 


7.


他梦到自己在基地裡醒来,那是他住了好几年的房间,四周的景象都和记忆裡一模一样,那带着固定节奏的呼噜声更是熟悉,曺容仁定睛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庞。


 


朴载赫睡着后嘴会微微张开,看起来格外痴傻。


 


曺容仁想起他们刚开始成为室友时,朴载赫的鼾声常吵得他不能入睡,每次跟朴载赫说,那小子都嚷着:「哪有啊哥──我才没有──」但如果他真的狠下心要去别的房间睡,朴载赫一定会一把抓住自己,撒娇道:「别啊、不会再打呼噜了!我保证不会再打呼噜了!」


 


傻子?打呼这种事怎麽可能自主控制?曺容仁每每都在心中吐槽,可是每回因为这事争论时,有很大的机会他会心软让步,最后还是回房继续被朴载赫的鼾声折磨。


 


就这样折磨了好久,不知道从哪天起,曺容仁就不再会因为朴载赫的鼾声而失眠了。


 


 


8.


「我希望醒来的时候,看见枕头边的是容仁哥你啊,这样还不算喜欢吗?」


 


 


9.


曺容仁再次睁开眼,已是快中午十二点。


 


背景音果然是朴载赫的呼噜声,但曺容仁刚刚却睡得非常好,他甚至心裡非常清楚,他跟朴载赫这几个月来,都没有睡这麽安稳过。


 


有标记在身,果然什麽都藏不住啊。曺容仁一边感叹,一边伸手去拿自己的手机,他这一动作便把身边的人吵醒。


 


「……嗯?」朴载赫揉揉眼,发现曺容仁拿着手机正敲着萤幕,「哥,你在做什麽?」


 


「在取消医院的预约。」


 


「蛤?医院的预约?」


 


「洗标记的预约。」


 


「嗯……洗掉标记的、嗯?」


 


朴载赫突然像是被人泼了一脸冷水,顿时清醒过来,他慌张地爬坐起身,抓住曺容仁的手臂。


 


「哥!」


 


「嗯。」


 


朴载赫脑中空白,他支吾一会,发现无法组织自己的言语,一张口眼睛便突然酸涩,差点就要哭了出来,朴载赫过了好一阵子才终于开口道:「哥、我一定会对你很好的。」


 


曺容仁听到他的话后轻笑出声。刚刚起身太过匆忙,朴载赫还来不及戴上眼镜,此时他视线相当模煳,连近在面前的曺容仁他都只能看出一个轮廓,朴载赫听到他哥的笑声,但却看不清表情。


 


「但我可能不会像以前那样对你特别好。」


 


「啊?」朴载赫感觉自己心脏漏跳一拍,使得他不禁揪了曺容仁的衣袖。


 


「载赫啊、」曺容仁伸手从床边柜上拿起朴载赫的眼镜,帮他戴上,「但我会学着和你长远生活下去。」


 


 


戴上眼镜后朴载赫终于看得清楚了,他看到曺容仁眯起眼淡淡的笑。


 


 


春天果然来了。他忍不住这样想。


 


 


 


END


 


 


后记:


这次的后记有点长,因为想稍微解释一下我到底想写什麽(说好的作者已死呢XDD)


 


之后顺利的话,还会有两篇后续番外~


 


稍微解释一下这两人的其中一个纠结点,就是那个意外的第一次性关係


状况是这样的,其实当时两人在心中都对对方抱有好感


但却因为喝醉跟生理因素而发生了一个不算愉快的一次性关係


 


喜欢一个人,到愿意跟他发生性关係,是有一段距离的


更别提是粗暴的过程


但这也不能全怪在尺崽身上,因为刚成年不会控制自己alpha的性冲动


一被omega的信息素刺激,不小心就暴走了


而这次的暴走也直接造就了两人标记的紧密关係


 


两人会在事后立刻都接受维持标记关係,也是因为本来就有好感的缘故


可是这个开头存在着错误跟误会


所以都在两人心中留下一定的心病


 


扣酱对于自己究竟是因为先有了标记而不得不接受这段感情


还是真的喜欢尺崽,产生了自我的疑惑


他一边讨厌着alpha能对omega进行无法抗拒的暴力,一边也知道阿尺并非故意


一边又因为自己确实跟尺崽有了标记后得到一些好处


而觉得自己利用的对方


 


尺崽则是稍微长大一点之后


越来越觉得自己一开始就是霸王硬上弓,罪恶感不减反增


有时候也会担心他哥是因为有了标记才不得不跟自己在一起


 


而关于年龄差距这点


尺崽是真的在摸索


而扣酱则是认为阿尺迟早有一天会从雏鸟情节跟那一夜的负罪感中醒悟,然后选择别人而离去


所以才想着乾脆退役后就直接了断两人的关係


 


最后那句: 我不见得会像以前一样对你特别好


是因为以前的扣酱并不算全心在与尺崽交往


在那段时间裡,他觉得自己有一部分的身分是尺崽的辅助,而他俩的标记关係也有某种程度的职业需求成分


所以照顾尺崽在那时候的扣酱心中,有些许工作责任的意味(还有前面说到的罪恶感)


既然是工作,他当然可以忍下很多不爽,去特别善待阿尺


 


最后两人选择平等的开始交往


扣酱才决定要把自己真正的模样展现出来


在一起交往,不代表是讨好,也不是全然捧在手心,而是要一起生活下去


 


结局的时间点,这时的扣酱是决定放下过去的心结去尝试


后续的番外大概就是写真正的接纳了阿尺为自己的伴侣


 


好惹,废话一堆终于讲完惹~~~~~感谢你们收看这麽脑补的ABO文~~~~


 



[尺J/ABO] Bonding

呜呜呜,对我酱好点吧

小M:

※西批:Ruler x Corejj


※有些许前提(但不看也没差)教练的辛苦谁知道() ()


※脑洞轻鞭呜呜呜呜(滚走)


 


 


 


1.


李相赫曾经问过他:你为什麽要让他标记你?


 


曺容仁竟一时无法回答。李相赫这样不懂世事的人,曺容仁不知道他怎能问出如此犀利的问题,而或许,对方是过度无知,可是却恰巧让他无言以对。


 


2.


其实他应该要回答:因为我们在交往。


 


可是曺容仁答不出来。


 


我是不得已的,身为一个Omega,我是不得已的,同是Omega的你,能理解吗?


 


3.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曺容仁成为职业选手的年纪偏晚,他不同李相赫或是裴濬植,未分化前就开始当职业选手,之后才能对自己的真实性别遮掩过去;从头至尾,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个Omega,这可能也是起初要入行时,格外困难的关係。


 


但曺容仁是真的很想当电竞选手,在韩国找不到好的空缺,他便出国,欧美的环境较为开放,果然让他寻得机会。但隻身在国外的日子是真的辛苦,他语言能力普通,身理条件又不理想,但不知不觉他也管不上那麽多,只要能有比赛可打,其馀都可以忍。


 


曺容仁也算不上真的职业生涯艰困,没多久就有韩国大战队向他伸出橄榄枝,三星战队这样好的机会,他并没有多想就答应了。


 


4.


其实比吃抑制剂更快更有效解决发情痛苦的方法,除了找个长期伴侣,就是找人直接解决了。


 


曺容仁是个怕麻烦的人,所以两个方法,他都试过。


 


 


5.


曺容仁觉得自己是过于天真,一个年不小的Omega想打AD位,终究还是太难。


 


当时队裡养着朴载赫当练习生,监督就有明示暗示过他们将来等朴载赫年纪到了,要让他试着先发,曺容仁并不觉得自己表现得有特别不好,起初对于将来要让位这事确实有点排斥,朴载赫虽然确实有过人的天分跟野兽般的直觉,但赛场经验毕竟太少,应该要多磋磨几年才能真正成器。


 


在监督找他单独约谈时,曺容仁也是这样说的。


 


容仁啊,你年纪不小了,战队自然是要培养新人。当时监督这样回他,其实三星的后勤人都算很温和,比这更难听的曺容仁心中都有谱,他年纪大操作下滑不适合AD位,他是个Omega专注度跟生理状态不及Alpha稳定,监督没刁难他的性别,曺容仁已经很感激了。


 


不然你考虑看看转辅助吧?职业生涯相对也比较长。


 


最后监督这样对他说,虽说是个中肯且实用的建议,但曺容仁说不上来的心裡不好受。他回到训练室时刚好遇到朴载赫被困在厨房。


 


「哥──这热水不好用啊──」


 


朴载赫个子虽高但性格仍是十足十的孩子气,他捧着泡麵碗,对曺容仁投来可怜巴巴的求助眼神,曺容仁无奈地笑笑,走上前去帮这孩子把泡麵煮了。


 


6.


曹容仁刚转辅助时,打得并不好,所以那阵子有些人会说些风凉话,例如他跟朴载赫的搭档关系,是靠他俩有标记确立的。


 


朴载赫讨厌这样的流言,但曹容仁每次都笑笑就算了。


 


7.


朴载赫永久性的标记了他,算是一场意外。


 


曺容仁转为辅助后,朴载赫这小子虽以下路组要培养感情为由,嚷着他们要同一间房过几回,但终究是没人理睬他,毕竟怎麽可能放一个血气方刚的Alpha跟Omega同一间房,这样做的话,迟早要被投诉职场性侵害。


 


但,终究仍是擦枪走火。


 


有一回朴载赫喝醉,隔天醒来就发现自己把曺容仁标记了。那孩子吓得慌乱的不行,急着去药局帮曺容仁买药,来回的路上不小心把自己脚撞伤也没注意,他把避孕药跟伤药给曺容仁时,又是可怜兮兮的哭了好一会,直说着对不起跟我会负责的。


 


「才几岁的小子,知道什麽叫负责吗?」朴载赫离开后,姜贊鎔来看过曺容仁,他还是那样一号表情,不重不轻的评论。


 


「我以为那句话,是你教他说的。」曺容仁一边帮自己手臂擦药,一边抬起头看向姜贊鎔,「他不是一醒来就急着冲去找你吗?」


 


「……」姜贊鎔上下打量了曺容仁,「要把标记除掉吗?」


 


「暂时不会,载赫不是说了他要负责吗?」曺容仁说完还轻笑了一下。


 


「那麽点大的小伙子、」


 


「我不在意、」曺容仁抬起手臂,检查着自己上臂内侧的瘀青,情动的朴载赫跟他在游戏裡很像,像条疯狗,「我没有急着要找伴侣,所以就这样搁着吧,这样发情期方便许多,下路的默契不也更好了吗?」


 


「……」姜贊鎔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便道:「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为什麽这样问?」


 


「虽说是Omega,但这麽多年不也没出过事吗?」


 


「……」曺容仁朝姜贊鎔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他伸出自己满是伤痕的手,「故意让自己受这麽多苦?」


 


8.


后来战队果然以长期标记更为稳定为考量,并没有过问他们之间的事。


 


真是讽刺,曺容仁心想。


 


 


9.


亚运会预选赛的时候,曺容仁就发现李相赫的真实性别,所以才在分配房间的时候,把这个大魔王给领了去,亚运会正赛时,他也如此把李相赫拉到跟自己同房,在他把朴载赫赶进单人房,自己选择跟李相赫同房后,对方终于察觉到不对。


 


「你为什麽不跟他睡?」李相赫指了指单人房的房门。


 


「血气正旺的alpha需要被关好。」曺容仁朝李相赫眨了眼,「况且Omega需要互相照顾。」


 


 


10.


亚运输掉金牌的那晚,朴载赫崩溃了。


 


其实在第三场比赛时,曺容仁就能感觉到他的情绪已崩盘,他们是带有标记的搭档,情感高度共享,所以当朴载赫仓皇失措时,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状况,情况不严重的时候,曺容仁还能替他吊着,但那天最后朴载赫是真的心态溃堤,曺容仁不但拉不住,他甚至连带被影响的很严重。


 


很痛。


 


很多人都不知道,Alpha所承受的痛苦,传到他的Omega身上是几倍的难受。


 


朴载赫在众目睽睽之下哭了,但曺容仁还微微笑着。他强忍着全身上下要散架的难受,回到房间后仍想着要去找朴载赫,那小子把自己关在单人房裡,也不知道要哭多久。


 


「你为什麽要去?」看到他要去敲朴载赫的房门时,李相赫茫然地问道。


 


「因为他是我的Alpha。」


 


曺容仁记得自己这样回。


 


11.


他对朴载赫,或许是存在着愧疚感的。






12.


曺容仁26岁退役,他盘算着想去念点书、去一些地方旅游,充实一下自己,再想想之后要怎样过日子。


 


对了,他还想着要去洗掉标记。


 


是时候该还给朴载赫一个自由。


 


 


 


END


 


 


 


 


 


后记:


 


应该会有后续(艸) 总之最后是有好好在一起的


 



ball ball you
别让我再秃下去了
真的太秃了啊
一直想对图书馆的妹子们说
不想看书就回去吧
我要是不想看书绝对不去图书馆
每天高强度的学习让我觉得梦回高三
希望几十天后会给我一个好的结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