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iko-

月亮真亮

哭泣


piaojiejie:

*迟到的恭喜IG和提前的阿水18岁生日快乐。


*拒绝上升真人。


*赠小瑶,希望小瑶记得请我喝奶茶。


 


 


王柳羿在第一次排到喻文波的时候,就敏锐地察觉到他的天赋——无论是每一下的平A,每一个技能的释放,甚至是偶尔接到对面技能的怪异走位。


 


他知道这个人不会只是个普通的路人王,在后来明白他是主播时,也觉得这个家伙不会只是一个主播,他可以扬名立万,他迟早得扬名立万。


而自己在做什么呢?


 


他缩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一整排电脑和队友吐出的烟圈让这里连黑吧都不如,他甚至无法上场,只能随队比赛,他没有去后台,而是坐在人烟稀少的观众席里,仰头看着屏幕上另一个世界里的英雄们厮杀博弈,他很在意下路,他会想,如果是我在打,我的这个Q会放的更准吗?我的这个团可以开的更好吗?我们会赢吗?


 


晃神的某个时刻,他听见周围传来山呼海啸的喝彩,和无穷无尽的“恭喜”,他仿佛也置身于某个热烈的氛围,他的队友将他围住,他们一起捧起梦中的奖杯——哪怕只是城市争霸赛甚至NEST的奖杯——水晶爆炸声响起,王柳羿回过神来,看见自己的队伍又一次输了比赛。


 


队友们满脸麻木地握手,收拾外设,没人会注意到台下逐一离开的观众中,那个替补正长长地叹了口气,低头偷偷擦掉莫名其妙掉落的两滴眼泪。


上场的不是他,连败的不是他,需要背锅的不是他。


这些挫折感,原本应该与他无关。


 


可正是这种无关,让他加倍感到绝望。


人是应该要做梦的,可梦时时会醒,人时时会感到沉痛。


 


初中的时候,他第一次接触英雄联盟,上分速度甩同龄人一大截,而他又天性温柔,喜欢保护他人,当一个很安静的付出者,很快最常去的那几个网吧里,他是年纪最小但最强的辅助的名头已经打响了。


他那时太小,放下“只要我的ADC会A那就能赢”这种类似于后来流行的“下路我拴条狗都能赢”的大话。他是坐在井底的青蛙,以为自己看到了一整片天空。


 


于是他大胆地跳出了那个井,才发现原来自己渺小的可怕,他的天赋并不出众,甚至算不上太特别,他的年纪小,可队伍里有人比他还小;他的性格很好,但比赛呢,谁管你性格怎么样?他有一颗想赢的心,可是谁不想赢呢。


 


锅巴抗吧几乎不讨论城市争霸赛,LPL的精彩纷呈已经让粉丝挪不开眼,很偶尔地,宝蓝去搜索自己的名字,发现居然有人在讨论他,他忐忑地点进去,看见一句无足轻重的评价:连TGA都打不上首发的辅助,有什么好说的?


 


王柳羿关了帖子,居然有一种释然的感觉,他想,大概已经不能更糟了吧。


 


他比从前更加勤奋,每天熬到双眼通红,段位和分数不断提升,即使这并没有让他立刻获得首发的位置,但至少他排到了喻文波。


 


王柳羿和喻文波在双排中逐渐熟络起来,与喻文波凶悍的打法不同,他这个人其实并不多么可怕,不是那种特别喜欢喷脏的人,和王柳羿这种坚决不爱讲脏话的性格不谋而合。


 


喻文波敢拼敢冲,而王柳羿恰好最擅长保护自己的ADC,王柳羿之前的战绩起起伏伏,和喻文波双排后简直是上分如喝水,虽然双排的时候,他必须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力,压力不可谓不大。


 


他们很契合,契合到交换了QQ,很偶尔地也会聊一下游戏之外的事情,喻文波比他小一岁,但言行举止却非常像个小朋友,他有点在意形象,私下里却骚话连篇,喜欢开一些不知所谓的调侃玩笑。


最初的时候,他甚至分辨不出玩笑话的杀伤力,他会对王柳羿说,诶,你们队伍又输了啊?


王柳羿说,嗯。


喻文波接着说,还好你不用背锅,机智啊宝蓝Z。


 


这或许是喻文波独特的安慰方式,可王柳羿完全没感觉到安慰,他把和喻文波的对话框关掉,盯着游戏界面发呆。


 


对他来说,游戏里最好的ADC就是喻文波,可是对喻文波来说,最好的辅助并不止他一个人,明,SORA,还有各种风格迥异但都和喻文波配合无间的辅助都围绕在喻文波身边,总之,只要喻文波想找辅助双排,就不可能凄惨到要去单排。


 


王柳羿也知道,自从喻文波有名气以后,去找喻文波的LSPL甚至LPL队伍简直数不胜数,而他不急不缓,只是在慢悠悠地考虑。


他是一个,有天赋,年轻,有选择的人,他是即将要遨游在天际的飞鸟,展翅足以蔽日。


 


喻文波也没有再说话,王柳羿感受到一丝尴尬,喻文波的话其实没有任何问题,自己如果要生气也显得莫名其妙,于是他重新打开聊天框,斟酌着要如何不失搞笑和礼貌地回复喻文波一句抖机灵的话——


下一刻,他看见喻文波在游戏里发来的双排邀请。


 


王柳羿顿了一会儿,按下了接受。


 


***


 


“今天早上我吃药的时候看到一个新闻——”


王柳羿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把这个测试发给喻文波。


于情于理于公于私,也不应该发给喻文波啊。


 


他偷偷地打开了喻文波的直播间,看见所有的弹幕都在教喻文波“问他为什么吃药!!!”,还有搞不清楚的观众连连发问“对面是主播的女朋友吗”。


王柳羿憋着笑,看见喻文波从善如流地回了一个“你为啥你吃药”,他反复打开对话框,又关上,又打开,最后这个笑还是没能憋住。


 


喻文波这个人,嘴巴不吃亏,甚至可以说有点贱,性格直来直去,但是——王柳羿微妙地意识到,也许是因为天生的聪明,喻文波的观察力堪称一绝。


 


这么说吧,他是个,非常善解人意的莽夫。


 


这份善解人意,自然不是独对王柳羿的,他对待每个人,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喜欢和他互怼的人,他就能将嘴贱发挥到极致,好欺负的人,他就大胆肆意地去欺负,需要捧着的人,他也能完全放下身段虚溜拍马,搞笑到极致。


 


王柳羿思考过,自己对于喻文波来说是什么样的人,喻文波当然喜欢言语欺负他,而他也确实是和善好欺的性格,但这种性格往往意味着可有可无。


他对自己这种性格和定位感到懊恼,于是在某次邀请喻文波双排却被拒绝——尤其是对方还是在和其他辅助双排时,王柳羿真的生气了。


 


王柳羿那时候尚且没有意识到这种恼怒的源头是什么,他平常可是个看到自己队伍ADC和其他人随便双排他也完全没有波澜的“高冷辅助之神”。


 


他反复在游戏里问:喂,你真的不和我双排?


喻文波直接回了个:?


 


意思是,你不看到我都和别人进游戏了吗,还问这干啥呢兄弟?


王柳羿一边调试直播,一边叽叽咕咕地碎碎念,他心绪不宁,一面恨不得全世界都立刻停电,一面又想去看看喻文波和其他人双排的效果怎么样。


但是去看也没有什么意义,不管效果比他好还是比他烂,都让人沮丧。


 


他只能像个祥林嫂一样,骂喻文波情商低,说他肯定没女朋友也找不到女朋友,喻文波忙着对线,仍是回了个问号,于是他又说,我真想冲到你基地去打你。


当时喻文波已经去IG试训了,王柳羿自然是羡慕的,IG的待遇不用赘述,单是IG其他位置都非常优秀,就差个好的ADC完美起飞,就足可以想象到IG对这个未来的希望,JACKEYLOVE的期待和重视。


 


喻文波当初告诉王柳羿自己去IG试训的时候,王柳羿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后来偶尔他和自己说他参加训练赛的种种,说肉鸡中国话真的讲的很好——当初他和喻文波双排碰到KID的时候,两个小新人还你一言我一语地向KID八卦IG的所有事情。


而如今,喻文波就身处那个看起来遥不可及的地方,那些曾经只能在赛事直播中看到的人,可能就坐在他身边。


 


王柳羿并没有半点嫉妒,他知道喻文波值得IG花费心思挖掘和培养,他也知道喻文波最后一定能顺利留在IG。


而他自己呢?他还是不会放弃打职业,但是……


何年何月,他才可能成为IG的对手呢?入队是不可能了,进LPL也够呛,那,好歹能打一场比赛吧?哪怕是在NEST上呢。


 


喻文波并没有意识到他的不对劲,还在拿他的分开玩笑,王柳羿心情堪称沉重,这和喻文波在开自己的玩笑没关系,而是这个玩笑确实有可能会成真,他几乎是赌气地说:“我就算是掉到钻石,也绝不会开口的。”


可是喻文波一来私聊他,问他兄弟排不排,他又忍不住回复了“不排不排就不排”,发出去以后又被自己给恶心到了一下。


 


不想排就别回复嘛,多大点事,还不排不排就不排……


 


喻文波不知道是不是也被震住了,一时间没回他,于是王柳羿又生出一点担忧——他和喻文波的聊天似乎总是容易陷入这样的僵局,他仗着喻文波面对自己的偶尔的好脾气说一些使性子的话,可喻文波一旦沉默,他就比喻文波先一步感到慌张。


 


要耍脾气的人是他,不安的人也是他,主动权从来不会在一个辅助手上,他像塔姆一样把自己的ADC嗷呜一口吞进肚子里,结果该死的德莱文却用斧子从里到外把他劈的稀碎。


他不是刀枪不入的塔姆,他有一颗连自己都嫌恶的,想太多的心。


 


然后他发现,喻文波关了直播,在游戏里再次邀请他双排。


 


“……”


王柳羿生气了怎么办?


拉他双排。


如果一次没用,那就两次。


 


***


 


喻文波最后一次直播的时候,王柳羿看了全程。


喻文波没开摄像头,也没开声音,沉默地玩了一把又一把德莱文,观众不明所以,王柳羿却很明白,他是确定要和IG签约了。


 


下了直播后,喻文波和他又提起这件事,说自己以后都不会直播了,他和IG的官宣顶在六月,现在早就有流言漫天飞,他经常出现的话,容易被带节奏,所以俱乐部千叮咛万嘱咐。


 


王柳羿善解人意地说没问题,又闲聊似地说起以后双排的话题,他想找个确切的时间点——比如,你一般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可以双排,之类的。


喻文波却说,我以后要经常打训练赛,而且要和基地的辅助双排打配合。


 


言下之意,是不能和王柳羿双排了。


 


意料之中嘛。


那段时间流行养蛙,王柳羿也养了一只,他这次不再觉得自己是青蛙了,他觉得喻文波是那只青蛙,他嘱咐喻文波,好好打比赛,好好加油,拿个……冠军?


不用寄明信片回来,王柳羿自己可以每周守在LPL直播平台前,挂上IG的狗牌,等一个起飞。


 


以后说起来,他辅助过冠军,挺有排面的。


 


他慢吞吞地打着字,展望未来,结果喻文波突然给他打了个QQ电话。


王柳羿没接,盯着手机发呆。


 


喻文波打字说:快接,懒得看你BB。


王柳羿只好慢吞吞地又接了QQ电话,太诡异了这感觉,他们以前最多玩游戏连个麦。


喻文波语气凶的要死:“屁话那么多,我还没说完呢,宝蓝Z,晚点有人会联系你,人家是IG经理苏小洛,会让你来IG试训几天,你到时候过来就行。”


 


王柳羿觉得自己像被什么发射器给投到太空了一样,他几乎要被压缩成一个真空的小人,他捏着手机,很艰涩地说:“……为什么?”


喻文波莫名其妙地说:“什么为什么?他们的辅助和我不搭啊,苏小洛问我有没有和我比较搭的,我就说了你咯。”


 


“我是指……”王柳羿有点喘不上气,但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为什么是我?”


喻文波的声音则还是一如既往的凶狠且不耐烦:“不是你那是谁啊?!”


 


***


 


王柳羿没想过自己第一次和喻文波见面是在IG基地。


那时已临近中午,王柳羿跟着苏小洛走入IG基地,训练室里空空荡荡,大家都还没起床,结果正好喻文波睡眼惺忪抓着头发走了出来。


 


王柳羿知道喻文波长什么样,老实说,平心而论,除了个子矮点,肩膀窄了点,在电竞圈里实在是个帅哥,当初他直播的时候,那么多白富美争相砸钱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眼下这个电竞帅哥滑稽可笑地看着王柳羿,一脸呆滞,王柳羿忍着笑,伸手对他摆了摆:“杰克。”


 


苏小洛怪笑了两声说,我还肉丝呢!


喻文波骂了句脏话,按了按自己乱翘的头发:“宝蓝Z?!王柳羿?!你他妈来之前怎么也不说一声啊?!”


王柳羿说:“呃……惊喜?”


喻文波大翻白眼,转进厕所去洗漱,苏小洛给王柳羿介绍着基地的位置,没一会儿喻文波又穿着拖鞋哒哒哒跑出来,说:“我来吧我来吧。”


 


苏小洛骂道,装什么勤快,又说,孩神现在房间空着,你去和他住……


他帮王柳羿把行李拖去一个房间,王柳羿有些不安道:“我还没试训,万一没留下呢……”


喻文波和他明明是第一次“奔现”,结果完全没有网友初见的尴尬,他比王柳羿矮一截,却伸手一掐王柳羿的后脖颈,骂道:“队霸选的辅助,基本保送了,懂吗你?”


 


王柳羿说:“哎哟,这就队霸了?”


喻文波又一掐,王柳羿彻底不敢放屁了,两人吵吵嚷嚷地参观了基地,王柳羿伸手轻轻摸着价格高昂的电脑和电竞椅,看见落地窗外的黄浦江江景,还觉得自己在做梦。


 


而旁边这个叉着腰穿着大裤衩的小屁孩,居然是自己的筑梦人。


王柳羿忍不住笑起来,然后说:“谢谢。”


喻文波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干嘛?游戏里当舔王,现实里还要舔啊?别舔了蓝哥——”


王柳羿:“……”


 


虽然喻文波讲大话说什么自己是队霸,实际上王柳羿的试训还是非常严格和严肃,好在最后他确实适合IG,队里的其他几个人也挺喜欢他的风格。一队莽夫,总需要一个人能知进退、擅保护。


 


他六月进的队,七月就主动申请要上场。


这忙忙碌碌的职业生涯,他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首发的机会,即便上场后如果输的话,他可能会背锅,可能会因此又一次坐上冷板凳——


可是,他必须争取。


喻文波已经替他争取了足够多,他不可以再有任何退步。


毕竟那个看着满脸笃定,嚣张跋扈的喻文波,实际上还因为年龄关系,根本不能上场。


 


他们两个人都进入了IG,可是他们两个的未来都同样莫测,谁也不知道,财大气粗的老板会不会看上一个能上场的ADC,直接把人买回来,把喻文波按死在板凳上。


王柳羿不想,也不可能当那个需要喻文波时时刻刻关照着的辅助,他甚至希望自己能在IG有一席之地,这样哪怕将来有什么其他ADC来,他也可以大声地说——我和喻文波才最搭。


 


不过现实总是比理想残忍,出师不利,他们输给了SS,赛后复盘的时候喻文波不在,但王柳羿回到房间时,喻文波却状若不经意地说:“其实你今天首秀打的还行吧。”


王柳羿把头埋在枕头下,身子轻轻颤抖,喻文波吓了一大跳,把他扯起来:“不至于吧?一个常规赛还哭——”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震惊地看着在笑的王柳羿。


 


“蓝哥,你这就疯了?”喻文波看起来像是要打120了。


王柳羿还在笑,然后终于开口:“不是……我就是突然发现,原来LPL也没那么可怕嘛。打TGA也是有输有赢,打LPL也是有输有赢……没那么可怕!”


喻文波嘴巴张了又合,最后也啼笑皆非地点头:“是,我们蓝哥说的对!打游戏嘛,怎么不是输就是赢呢,是吧?怎么就没个平手呢,是吧?”


 


说完拿起枕头把他重新闷下去:“宝蓝Z你真行!”


 


***


 


到了年底NSET比赛时,终于没年龄限制,JACKEYLOVE在万众瞩目中第一次正式登场,可是让许多IG粉丝失望的是,他的发挥并不好。


虽然拿到了冠军,但老实说,下路基本是躺赢——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只是大家对JACKEYLOVE的期待太高,自然相应的也是高要求。


 


下场后,王柳羿第一个发现喻文波不见了,他绕过曲折的场馆,寻找喻文波的身影,最后他在一个角落的房间看到独自一人的喻文波,他看着情绪已经稳定了,但是眼眶还是无法掩饰地有点红。


 


王柳羿莫名其妙没有办法走进去,他第一次窥得喻文波身上脆弱的那一面,想起他今年也才刚十六,同龄人在这个时候,只需要好好准备高考,责难只来自老师和家长。


而他面对的,是几十万上百万的粉丝,是整个战队的期待。


可能,还有他自己对自己的要求。


 


外界的怀疑让人痛苦,但自我怀疑才足以毁天灭地,王柳羿想起自己在地下室的所有时光,半年前而已,却恍若隔世。


而这个拉他出深渊的人,却不知何时,走到了深渊的边沿。


 


王柳羿靠在房间外的墙上,恍惚地思索着应该如何去安慰他,他想了一万种说辞,最后终于决定要走进去时,喻文波却已经收拾妥当,走了出来。


两个人都被彼此吓了一跳,王柳羿说:“呃……”


喻文波凶狠地说:“你没拍照吧?!”


王柳羿老喜欢莫名其妙举起手机拍他,喻文波此时非常警惕,万一自己刚刚丧的像条狗的样子被王柳羿拍下来了,他就和王柳羿同归于尽!


 


王柳羿委屈的不行:“什么鬼啊,我是想安慰你来着……”


“我又没事,才不要安慰。”喻文波龇牙咧嘴地往前走,王柳羿跟在他后面,突然说,“我想换个名字。”


 


喻文波说:“哈?”


王柳羿说:“就叫MEGAN,怎么样?M字辈的辅助都巨强,我搞不好也能沾沾光……”


“莫干?你怎么不叫莫甘娜算了?”喻文波满脸嫌弃,“还是宝蓝好听。”


“宝蓝也叫啊。”王柳羿一边说,“等你上场了就换回宝蓝。”


 


喻文波停下脚步,意外地看着他,王柳羿不敢停下脚步,继续往前走:“金牌下路组合,缺一不可嘛——”


 


JACKEYLOVE和BAOLAN。


 


你愿意等我,我也愿意等你。


我们一起等S8,当最强的下路组合吧。


 


我们还年轻,我们还有无限可能,即便掉入深渊,我们也可以一步步,重新爬上来。


光明虽远,但至少就在前方。


 


***


 


S7意料之中的平平无奇,比想象中还好一点点,居然战胜WE拿到了季军,可惜这份开心没持续几天,他们就又在冒泡赛上对上了WE。


 


只要赢了WE,他们就可以去S7,王柳羿不得不承认,自己对S7充满了好奇和向往,这最后的一个名额,他很渴望,队里的其他人同样。


可是,他们还是输了。


2:3,新闻稿里可以写惜败,但输就是输,说不遗憾是假的。


 


他和WE的队员们一个个握手,然后抱着外设大步往外跑走,回到后台,大家都失落地彼此拥抱,互相安慰,喻文波官方且敷衍地安慰了他们几句,他并没有刻意安慰王柳羿,于是王柳羿在失落之余,更添一份失望。


 


他觉得自己还是做的不够好,太不够好了。


 


回去的路上,坐在汽车上,百无聊赖地低头刷着微博,鬼使神差地点进了喻文波的微博。


他看见喻文波的最新点赞。


 


一村那点事:“阳光下奔跑下的少年,我心中最好的辅助,你不比任何人差”。


附图是宝蓝刚才在比赛场上的两张照片。


 


王柳羿捏着手机,侧头往喻文波的方向看去,他正和肉鸡还有KID打闹说话,没有看王柳羿,像完全没点过这个赞一样。


 


车窗外的路灯很温柔地洒进来,把这个线条硬朗,不可一世的即将17岁的ADC照耀的异常柔和。


感受到他的目光,喻文波回头看他,王柳羿却及时地收回了目光,侧头盯着自己身侧窗外掠过的街景。


 


***


 


S8终于来了。


IG等来了全村的希望阿水,而王柳羿换回BAOLAN,等来了他的ADCARRY,JACKEYLOVE。


而孩神的退役,也让王柳羿和喻文波正式成为室友。


 


自从NEST失利后,喻文波就多了个喜欢看贴吧的习惯,他把对自己的骂声都贴在墙上,时时警醒自己,但王柳羿没法觉得心疼,因为喻文波这个逼,还“帮忙”把别人骂王柳羿的言论也一起打印下来了。


最让王柳羿无法接受的就是,他们都喊王柳羿——童养媳。


 


喻文波自己笑的前俯后仰,还呼吁大家一起来笑,王柳羿盯着童养媳三个字,平生第一次对素不相识的网友起了杀心。


 


他想起以前两个人还没来IG的时候,经常有搞不清状况的JACKEYLOVE直播间的粉丝说自己是“上分婊”。


简直……


 


真行啊,这群傻逼网友。


王柳羿面上在尬笑,心里破戒地骂了几句脏话。


 


但到了S8后,喻文波反而不怎么答应王柳羿相关的批评出来给他看了,偶尔有几句,都是无足轻重的点评。


春季赛连胜时尚可以解释这一切,但季后赛并不足以让粉丝满意的成绩却让王柳羿心生困惑,他一边骂自己没事找事,一边也点开了贴吧。


 


他搜索自己的名字,看到大家的评价,在IG几路都突出且亮眼的情况下,没有太多出彩发挥的他,就莫名其妙成为了大家攻击的对象。


说他混,说他是IG唯一的短板,说他根本不配成为JACKEYLOVE的辅助。


 


王柳羿平静地看了一会儿。


他以前总觉得,再怎么也不会有比那句“连TGA都不能首发的辅助”更伤人的话了,可是现在,他反复看那句“只知道躲在阿水身后混,根本不配当阿水的辅助”,居然久违地有点……


嗯,他也说不上这是什么感觉。


 


如果以前那些话是尖锐的刺,把他刺的鲜血淋漓,那这句话就像绵密的针,从他的肌肤和心脏上,一点点滚过去。


他又看到有人比较他们的段位,结论是宝蓝最菜,英雄池最浅,堪称英雄币(指像硬币一样,只有正反两面)。


 


他关掉贴吧,没有向任何人诉说自己看到的言论,因为他明白,其他人受到的非议不会比他少,他们的关注度比他高,褒贬就更加极端。


电子竞技不需要眼泪,不需要安慰,也没法彼此安慰,唯一能犒劳那无数个辛勤日夜的,唯有赢。


 


这是电子竞技的残酷,也是电子竞技的魅力。


 


王柳羿想,如果真如贴吧老哥所言,我是个没有天赋的选手。


——那么,没有天赋就没有天赋吧。


我可以比任何人还要努力。


 


他完全放进了睡眠和头发,几乎每天RANK到早上六点,连喻文波都说过几次,蓝哥你没必要这么拼吧?


王柳羿才不理他,每天凌晨才行尸走肉一般倒在床上,出了新英雄玩的不好,就反复练,反复练,练到自己都有点想吐,甚至做梦都在计算QEWR的CD时间和连招应该怎么放……


 


长此以往,身体当然吃不消,他总要吃药,喻文波一边骂骂咧咧说他不把自己身体当一回事,一边给他倒水,王柳羿苦着脸说:“你到这么点水,我会苦死的!”


喻文波几乎是蛮横地说:“你喝药还他妈这么麻烦,放太多水药效就不好了知道吗?”


 


这种喻文波式的关心让他只能闭眼吞药,并在当天迷迷糊糊要继续通宵的时候,最后被对方强行关了电脑。


 


夏季赛又是连胜,最后打进总决赛,又输给了RNG。


他们已经进了S8,按理说不应该太沮丧,何况好歹这也是个亚军。


可是谁会因为一个亚军开心?


 


说来也好笑,去年他们拿到季军,大家都觉得成绩尚可,今年的亚军,却让所有人感到绝望——我们真的就拿不到冠军吗?我们真的就不可能战胜RNG吗?


 


他们坐在回基地的大巴上,摇摇晃晃地出神,刚哭过的王柳羿仍被喻文波轻轻按着肩膀。


自从那次NEST发挥失常后,喻文波再没哭过。


他甚至能笑着说,哎,蓝哥你哭什么啊,反正这锅是我的。


 


王柳羿想起他以前老拿成绩和段位调侃自己,这时候才意识到,喻文波是真的大心脏,他并不觉得这是多么不可谈论的问题,他的心态好过大部分新人,他笃定,勇往无前,把自己的情绪收拾的很妥当。


王柳羿还是有那么点消沉:“锅不是一个人的,是每个人的……可我们明明很强啊,难道就是赢不了吗?”


“赢不了也要打啊。”


“打了不能赢呢?”


“那也要打啊。”


 


喻文波很张狂地说:“我才十七岁啊,蓝哥,我能打好多年,你也才十八,再打个五年总该有个冠军吧?”


王柳羿突然想到一句话,但他没有说出口,在后来的某一天深夜,他一个人照旧RANK到半夜,起身要离开训练室的时候,看见头顶的满月。


 


他情不自禁地拍了一张,又随手点开自己的粉丝群,说:“月亮真亮,亮也没用,没用也亮。”


 


***


 


IG众人看着“IG VS KT”,沉默了好一会儿,接着爆发出一阵阵苦笑。


虽然恐韩情绪不再浓烈,但KT好歹是LCK赛区的一号种子,怎么偏偏——怎么偏偏是他们抽到了呢?


可苦笑的只有他们。


 


所有的贴吧,所有的微博LPL赛区的粉丝,所有的解说和主持人都在说:我们LPL抽到了上上签。


 


仿佛是田忌赛马,以劣马对抗良马,而他们偏偏就是那个劣马,是可以用来当炮灰的队伍,大家都默认了他们会输,但至少RNG可以秒杀G2,EDG也有很大概率杀出血路,最后指不定还能来个双LPL队伍的总决赛。


 


可是,凭什么?


凭什么他们要当这个炮灰,凭什么他们是钦定的劣马?


 


没人说话,也没人复述大家的评论和其他队伍的喜悦,他们知道背水一战必不可免,或战或亡,赢了,或许也不会有太多喝彩,但输了,只能在理所当然的嘲弄声中,如同每一次的失利一般走下那个流光溢彩的舞台,成为阴影中的失败者。


 


训练赛的时候,王柳羿肉身开团先死,画面黑白,等待复活的时间里,他侧头看着喻文波,除了辅助基本没人保他的AD很快也死了,他侧头看着王柳羿,突然说:“蓝哥,你不对劲啊。压力太大了?”


王柳羿摇头:“横竖都这样了,哪来的压力。”


 


喻文波说:“那你有心事啊?来来,我们唠会儿嗑?你咋了?蓝哥?不会看上什么小姑娘了吧?还是你草粉草出事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王柳羿心里暗暗骂了一句,索性不理他,刚好游戏人物复活,他操作着笨拙的扭头,重新走动起来,喻文波那边也没再追问。


到了训练赛结束,喻文波居然还没忘记这茬事,说:“到底咋了,到底咋了嘛?”


王柳羿说:“等拿冠军我就告诉你,行不?”


 


喻文波说:“我靠,男人都这样?你和宁王一样一样的。”


宁王放话说S赛冠军就娶自己女朋友,对面那个女生很直接地说“行,那你就是不想娶我呗?”,而喻文波这时也非常无言地道:“你就是不想告诉我呗?”


 


王柳羿心平气和地点了点头:“对,不想告诉你。”


喻文波说了句“稀罕”就摇头晃脑地走了,他看起来还真是半点不紧张。


 


于是比赛当日,生死局时,那个霞突如其来的闪现与收割,让全场爆发出不可置信的欢呼,也从此奠定胜局。


 


这个年仅十七,第一年打职业,心态好到不可思议的男孩,在漫天飞羽中向世界告再一次宣告了他的身份:ADCARRY。


 


握手的时候,王柳羿看着自己身边的喻文波,突然有点遗憾。


这一局对面要是没BAN洛就好——虽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像到最后,喻文波也没能拥有一次用德莱文上场的机会。


 


他们打KT打的惊心动魄,打G2和FNC却堪称是快刀斩乱麻,一路碾压。


 


当最后FNC的水晶爆炸时,王柳羿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炙热的,犹如火球一般的拥抱就冲了过来,喻文波连人带椅,把他牢牢地按死在了座位上,喻文波的脸涨的通红,将脑袋埋在王柳羿的胸前,王柳羿能感受到他轻微的颤抖,那是狂喜的象征。
他们没有人说话,因此时周围队友的呐喊就是最好的解读。


 


王柳羿竟变得异常平静,他的脑中闪过无数画面——


初中时在网吧没日没夜的打游戏;在昏暗的地下室当替补;在看队友打城市争霸赛时,出现的幻觉,以及第一次排到喻文波时,预见到他未来的扬名立万……


 


但他那时没有预见,未来喻文波的扬名立万的时刻,站在他身边的人,是自己。


 


肉鸡激动地冲过来拉扯喻文波,喻文波才松开抱着他的手,转而去和其他队友疯狂拥抱,王柳羿笑着扯下耳机,站在他们身边,喻文波和肉鸡拥抱完,又突然回头看向王柳羿,他莫名其妙地伸手,重新把王柳羿按回座位上,然后再一次拥抱了自己的辅助。


 


王柳羿听见他的声音有一点点鼻音:“谢谢你。”


 


谢谢你排到我,谢谢你毫不犹豫地来IG,谢谢你没日没夜的努力。


 


王柳羿说:“我才要谢谢你吧。”


 


喻文波笑着松开手,很兄弟地拍了拍他肩膀,他们和大部队一起走出封闭的比赛室。


 


场下观众山呼海啸,那些“不去打职业扬名立万窝在这里当个小主播”,那些“不过是个连TGA首发都打不上的辅助”如同囤积在头顶许久的乌云,在这一刻终于化作金色的雨从天而落,喻文波和王柳羿同时抬起头。


深渊仍在脚下,然而光明始终在眼前。


 


***


 


“翻过这座山,他们就能听到IG的故事”成为了经典语录后,骚话连篇的喻文波说自己要翻山,要越岭,要横渡大海,最后抱得女儿国国王归,顺便拿个经书。


 


他也确实有这个资本。


年轻而技术一流的ADC,征途指不定是星辰大海。


但他还是记得一件事——


在大家离开基地的前一天,喻文波想起什么,问王柳羿之前说过的心事到底是什么。


 


王柳羿说:“哦?我的心事就是能不能夺冠啊。”


“我听你在放屁哦?!”喻文波哭笑不得,王柳羿一脸淡定。


 


其实,要怎么跟你说我的心事呢?


从16年6月开始,喻文波就已经是王柳羿心事里的一部分了,他和这个战队一样,让王柳羿挂怀。


 


那天深夜,他又一次点开粉丝群,发了一段语音。


 


“你能看见山,你能看见海,你能看见这世界的一切。我就不一样,我目光比较短浅,只能看见你。”


 

回来吧嘤嘤嘤

你是不是欠啵:

朋友们 三角很好吃的哦~

掐后颈和情侣鞋 这是什么炼狱吖

这个锤石让我看到了蓝哥的影子

带着我送


【羞蓝】暗恋(下)

哎呀呀,好甜啊


阿咸:

今天这么甜,就当作是惹晒的生贺叭√(被打


其实这就是一个互相以为谁都没发现但是机智的老大哥早已看穿一切的故事w


————————————————


昨天晚上,上中野的四人宿舍。


(中韩语就不特意打了,小可爱们自行意会)
“老实交代吧承錄,你的心动女生是谁!”一到宿舍,宋义进就迫不及待的开始盘问姜承錄,“我们平时去的不都是一样的地方吗?难道是网上认识的小姐姐?可也没见过你和我们之外的谁双排啊……难道是熟人??”


“真实福尔摩斯啊义进,为你鼓掌。”高振宁在一边听的目瞪口呆,“不过我们的熟人真的有妹子吗?莫不是之前那个主持小姐姐?”


姜承錄微笑着听他们讨论,既不表示肯定也不否定。


这时候,旁边一直没什么话题参与度的大哥李浩成突然用肯定的语气说话了:“是宝蓝吧。”


宋义进、高振宁:“???!!!”


“被发现了……”姜承錄困惑的挠挠下巴,“哥是怎么发现的?”


宋义进震惊到无法呼吸:“???宝蓝??是我想的那个吗??”看到姜承錄点头后,“卧槽大新闻啊!怪不得你说不想……那你真的不准备尝试一下了吗?”


姜承錄还没回答,高振宁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记得不久前有一次我们社团出去聚餐,有个妹子问过小宝有没有喜欢的人……”


宋义进真情实感地觉得着急:“然后呢然后呢,你咋话说一半?!”


“??明明是你打断我!我正要继续说!小宝说没有,但是我看到他脸红了!我觉得肯定有问题!”高振宁一边说一边看着姜承錄的脸色迅速冷淡下来,迅速转移话题,“啊哈哈说起来浩成哥是怎么发现那啥暗恋的?”


“不是很明显吗……?并且我有看到承錄的素描簿里有画好多小宝,是心怀情感才能画得出来的形象呢。”顿了一下,大哥接着说道,“我觉得承錄应该尝试一下(告白),感觉小宝有很大概率也是喜欢着你的,就像有句话说,咳嗽与爱情无法掩饰,小宝看着你的时候,眼睛里藏着星星呢。当然这也同样适用于你。”李浩成耸了耸肩,最后小声嘀咕了一句:“偶尔也照顾一下一把年纪了的人的感想吧?感觉像是生活在闪光弹里一样。”


于是现在,学校的琴房。


姜承錄刚弹了没几遍,宋义进和高振宁就先后被各自的女朋友叫出去,李浩成则表示社团有事要先去处理一下,顺便把一脸茫然的喻文波带走去帮忙了,关门的时候还依稀能听见喻文波说想听shy哥弹情歌的声音。


然后空旷的琴房里转眼就只剩下姜承錄和王柳羿了。


王柳羿有一种微妙的预感,但他不敢细想,只是看着姜承錄坐在那里认真地弹着琴,他知道这首曲子,是他前两天都在听的《爱我好吗》。


等王柳羿再次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钢琴后面,正巧姜承錄按下了最后一个音符,此时正抬起头望向他。


午后的阳光斜斜地从窗外照进来,给站在钢琴后的少年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边,又折射到姜承錄温柔的眼里。


他们好像在彼此的眼里看到了星星。


“我喜欢你啊。”


你的手是我小小的天堂
握住了我就再也不想放
你让寂寞崩塌冰雪融化
我的手是你大大的翅膀
带着你飞向灿烂的远方
靠在我肩膀上的你能听见吗
每颗星星都在说
爱我好吗


——END——


(最后一段是《王博文-爱我好吗》的歌词,有删改,感觉是很适合恋爱的歌呢~)


完结了!!感恩所有鼓励我的小天使们!我们下篇文再见啦!最后附赠阿水小剧场~


阿水:我怎么又在抗塔!!宝蓝你怎么没吃我?你怎么没有先抗塔??
宝蓝:???你的意思是怪我吗?
惹晒:solo吗?
阿水:……惹不起惹不起,我的错我的错,我再也不抗塔了……
(然鹅今天的阿水依旧在抗塔【摊手)

【JackeyLove x Baolan】完全恋爱守则[上] /R18

嘻嘻嘻


易燃品:

文/乙炔
 食用说明:国际三禁
 未来二人退役背景
ABO世界观
Alpha喻文波 x Omega王柳羿
 车速过快,可能有产/乳/生/子等情节(取决于鸽不鸽)


云霄飞车


对不起,肾亏。

생일 축하합니다!

好久不见啊
快回来吧

短了一个S